张攻子w

没能出道
意料之中但还是哭了
我很怕 怕他再次被雪藏 怕他被时间遗忘
哥哥 再坚持一下吧 我陪你

【鬼星鬼无差】不敢(没糖的日子的产物

公演不在一个组完全没糖QAQ

星辰再甜一点我就要叛变了

题目写无差其实我偏鬼星

lofter处女作 有烂梗



王琳凯觉得朱星杰今天有点奇怪。

 

平时都是他把朱星杰黏的心烦,今天他倒是甩也甩不掉朱星杰,就连上厕所出门也能看到朱星杰在等,纯澈的眼睛像要把他看穿,却又在眼神相碰时躲闪,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就跑回练习室练歌了。

 

午饭的时候又幽灵般地盯在小鬼背后,等小鬼转过身来,他又端着餐盘去找周彦辰了。

 

王琳凯喜欢朱星杰,自然被朱星杰一遍又一遍的目光扫射挠的心痒,总归晚上回寝室,趁其他人不在,朱星杰终于开口了。

 

“小鬼啊,你哥我对你好不好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有困难要你帮忙你干不干?”

“那必须的~”

“那——我想和你谈个恋爱行不行?”

“嗯……啊?!”

朱星杰的告白来的猝不及防,小鬼现在的心情可以用Bingo cash里的一句来形容:这感觉有点眩晕更多是狂喜。

 

行吧,那这一脚油门必须踩到底了。

 

朱星杰还在继续说:“哪怕一晚上也行,如果……”

 

如果什么如果,王琳凯想用一个吻堵住他的话,烂俗电视剧看多了的后遗症。还是克制了一下,王琳凯扑过去抱住他:“杰哥!你是我第一场有结果的暗恋!”

 

朱星杰先是错愕,后即露出王琳凯最喜欢的笑。

王琳凯忘了说,这也是他第一次暗恋一个人。多幸运。

 

王琳凯还想说点什么,做点什么,朱星杰却接着跑了出去,扒着隔壁宿舍的门喊:“周锐!我和小鬼在一起了!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小鬼,我们在一起了对吧!”朱星杰转头,眼神熠熠发亮。

你迷人的眼神,成为冠军候选人。

“我爱你朱星杰!”他几乎是吼出了这个他并不常叫的全名,不是平常的嬉皮笑脸,还带了些庄严。

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那边的周锐好像是咕哝了这一句。


明明是先告的白,朱星杰却冷静的可以,面不改色的洗漱完,要睡觉了,才对热切地盯着他的小鬼说:“要一起吗?”耳根红红的。

 

即使朱星杰不说,小鬼也要挤上去的,他只是在想朱星杰会有多主动。既然他都开口了,小鬼接着拽了枕头滚了上去。

“诶!不拿被子吗!”

“盖一床。”

和朱星杰面对面,其实他已经无数次地细细品味过朱星杰好看的眉眼,只是头一次这么近。

是的,这时候该来一个热恋中的晚安吻。

不长,很浅,但足以让王琳凯硬的心慌。

还是不要这么快了吧。两人心照不宣地背过面去。

来日方长。小鬼心想,满意的陷入梦中。

 

“起床了起床了!”选管姐姐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响起,朱星杰轻轻拍了拍小鬼。他转过身来,整个人贴在朱星杰身上:“恋爱第一天,先来一个早安吻。”

“你小子又抽什么疯。”

不是自己预想的回答,小鬼刚要再说话,“我和周锐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,你又是输给谁了?”

轮到小鬼僵住了,他轻声挤出一句话:“我输给你了。”

“小鬼,你知道的,我们都不能当真。”

王琳凯没说话,背过身去洗漱。

他没看到朱星杰在背后红了眼眶。

 

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。

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。



没错就是真心话大冒险的烂梗

最后出自木心《借我》